新闻快讯党建工作警务前沿通知公告培训掠影学习园地警官讲坛规章制度专项工作友情链接培训部概况现任部领导
 
>>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学习园地正文
中纪委撰文痛批“下级说上级坏话是缺德”论调
2015-05-16   审核人:   (浏览数:)

  日前,一名领导干部在会上说:“敬重是对同志的态度,班子就要搞好团结,上级说下级的坏话是无能的表现,下级说上级的坏话是无德、缺德的表现。大家要用心珍惜、用情呵护一起共事的缘分与友谊。”

  对此,中纪委机关报中国纪检监察报5月15日发文批评倡导如此上下级关系,称这不符合现代民主与法治的精神。

  文章指出,别说是一个民主与法治的国家,就是封建王朝的皇帝无论他愿意不愿意,都要假装地说自己喜欢听真话,善于纳直言,也不敢把别人说了他几句坏话都打入缺德的行列吧。

  文章承认下级说上级的“坏话”大都有风险,而多数下级都是忍无可忍了才说了上级的“坏话”,上级若真的不坏,下级谁去冒那样的风险?

  文章最后强调,在现代民主与法治的政治中没“好话”与“坏话”之分,上下级都要依法行政,说真话、甚至说假话、说错话也属正常,只要在公开场合亮明你的观点就不算坏,只要自身坚守了制度的底线,还没听说过谁被下级的“坏话”给说倒台了的。

  全文如下:

  日前,一名领导干部在会上说:“敬重是对同志的态度,班子就要搞好团结,上级说下级的坏话是无能的表现,下级说上级的坏话是无德、缺德的表现。大家要用心珍惜、用情呵护一起共事的缘分与友谊。”

  可我倒觉得倡导这样的上下级彼此不讲“坏话”,是“你好、我好,大家都好的一团和气”“抱团政治”,这不符合现代民主与法治的精神。无论是一个单位还是一个地方班子的上下级之间,好话与坏话的标准谁能评判呢?

  人都喜欢别人说自己的好话,作为不是工作关系的人与人之间交往,我也主张嘴上有蜜的是比有口臭的让人喜欢。但作为工作关系,作为上下级关系,就应该讲真话了,可真话在有些人眼里就是坏话。

  比如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在位时有“规划之神”称号,在山顶挖大湖,山上建百米大道,作为万庆良下级的一位城市规划师在微博上说了他“坏话”:这样的官员早晚是“出事的官员”,说他“不懂常识”,说他“疯狂又狂妄”。这样的话在万庆良的耳朵里无疑是坏话,可是在党和市民的耳朵里就是金玉良言。当年重庆市公安战线的警察们也没少说过王立军的“坏话”,说他“蛮霸”、说他“胡来”、说他“一身痞子气”,说他的专利发明是“扯淡”,可这些“坏话”哪句不是真话,说这样真话的警察算“缺德”吗?

  别说是一个民主与法治的国家,就是封建王朝的皇帝无论他愿意不愿意,都要假装地说自己喜欢听真话,善于纳直言,也不敢把别人说了他几句坏话都打入缺德的行列吧。

  下级说上级的“坏话”大都有风险,大了是政治风险,小了也是“关系”风险。下级都是愿意说上级的好话还怕好得不够好,谁不知道说上级的“坏话”一旦被上级知道,那就不是缺德那么简单了,这辈子只要那个上级的领导不挪窝儿,他就永远是你头上的一座大山。多数下级都是忍无可忍了才说了上级的“坏话”,上级若真的不坏,下级谁去冒那样的风险?

  就像刘铁男这样的“上级”,在位时他的“下级”就说他违规审批工程,说他贪钱不要命了。到底是他的下级缺德?还是被说了“坏话”的刘铁男缺德?

  许多腐败分子谁个不是“上级”?如果不是组织查出了他们,作为他们的下级,别说敢公开地说他们的“坏话”,就是背地里说过他们的“坏话”一旦被小人告发,马上就“运交华盖”了。

  在现代民主与法治的政治中没什么“好话”与“坏话”之分,上下级都要依法行政,说真话、甚至说假话、说错话也属正常,只要在公开场合亮明你的观点就不算坏。无论面对你的上级你是下级时,还是面对你的下级你是上级时,我们身正不怕影子歪。只要自身坚守了制度的底线,坚守了法律的底线,我还没听说过谁被下级的“坏话”给说倒台了的。

  上级不妨把下级的“坏话”认真听听,看看这些“坏话”是不是自己的短,下级的“坏话”有时会让自己的行为不那样任性,如果上级能够将下级的“坏话”当成一种提醒、监督,从心里敬畏民心、敬畏舆论、敬畏权力,这何尝不是安全为官的法宝。


 
提示: 网站导航组件在当前页面和配置下,没有获得可显示的导航项。
您是第 位访问者
Copyright 2011 hbpa.cn,All Rights Reserve